【导语】近日,有消息传出梁军已经于近日提交了辞呈。5个月的乐视CEO之旅,似乎并不顺利。而新领袖的离开必然让乐视系变得更为“风雨飘摇”。
搜 索

梁军离职,乐视生态为何没能成为下一个淘宝系

更新日期:2017-10-26 作者:pjtime资讯组
分享到:
第51期

    近日,有消息传出梁军已经于近日提交了辞呈。5个月的乐视CEO之旅,似乎并不顺利。而新领袖的离开必然让乐视系变得更为“风雨飘摇”。

梁军离职,乐视生态为何没能成为下一个淘宝系

    奇视点:为何梁军这么快离开乐视了呢?这是否意味着乐视的局面进一步恶化呢?

    萧萧:今年乐视的情况不容乐观。大家不常说“乐视不乐”嘛!

    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报告。比如中怡康数据显示,乐视电视今年1月至7月销量占比同比下降超过50%,“618”电商大促期间,销售额同比去年下滑57%。易观数据也显示,乐视视频活跃用户在过去几个月逐渐下降,从年初的近6000万下滑到8月份的不到3500万。

    虽然,乐视系遭遇资金链危机之后,就一直处于“固本缩业”状态。但是,2017年来,乐视最基本的“本”,彩电和视频业务也开始缩了。这是会动摇乐视系长期生存根本的变化。这不是手机、易到、金融或者汽车等更为边缘的业务的“存亡”能对比的。

    所以,从CEO的责任看,梁军时期,乐视没有实现“固本”的基本目标——这显然不是梁军自己的责任,甚至作为“救火队长”,其对火势如何发展,根本没有控制力:梁军到来之前的乐视系已经是干柴烈火。不过,出了问题,总要有所调整。尤其是公司领袖层面,换换人、换换思维,是一种正常的选择。

    奇视点:但是,危机之中,临阵换将,应该不是好选择吧!

    萧萧:这个问题怎么说呢?临阵换将是兵家大忌。但是,如果真的需要换,哪怕就是有人要为此前的不利承当责任,要创造新气象重整旗鼓,还是要有“当机立断”的精神。

    奇视点:乐视问题发展到现在,引发了很多思考。您觉得乐视是何时偏离了“健康道路”的呢?

    萧萧:乐视系,是国内最大的生态概念支持者。甚至可能是全球最大的生态概念支持者。因此,也有人将其与国内最大互联网生态玩家阿里淘宝系做对比。

    淘宝从建立,到实现盈利,用了10年时间烧钱。而乐视,并没有烧这么久就不行了。这固然与二者的“投资人支撑力度”有关系,但更与其商业模式的“边界”定义有关系。

    言必说生态的乐视,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定义好自己的边界。单纯论生态,森林的氧气不也很重要吗?乐视要不要去植树造林?——所以,生态,紧密的生态联系、重要的生态组成部分,永远没有尽头:整个世界就是一个生态。在强调生态概念的时候,一定要有一个“量力而行”的边界。

    同时,乐视系太早的进入一些“重资本”的行业。虽然,看起来乐视彩电是代工的、轻资产运营、没有工厂;乐视自制电影和电视剧也是创意产业、轻资产的。但是,这些产业的“吸金”能力却并不是“轻量级”的。尤其是彩电、手机,和后来的汽车(汽车还要自己搞工厂),乐视生态圈的扩张对资本的需要不断强化,且呈现出新环节比旧环节更需要钱的特点。

    这是一种滚雪球式的“负荷增长”。恐怕没有资本投资人会对这种增长保持足够长的投资耐心和投资力度。这就决定了,乐视需要不断的融进新的投资人。而后者不仅难以解决“重资本”化的乐视的资金烧钱需求,反而加剧了投资人之间的“认知矛盾”。

    对比而言,淘宝在实现盈利之前,模式单一、愿景明确:虽然求生态、以规模制胜的思路和乐视无二,淘宝系却更有自己的“边界”思维。这可以给投资者更为明确的目标信号,也可以让团队更看的清楚自己的未来,使得整个事业的发展能从内部、外部都集中在有限的主线之上。

    或者说,用业内早已有的定论则是“乐视的生态问题不是‘太大’,而是枝蔓旁生、毫无修剪,是成长的手段掩盖了经营的目标,以至于最终自己迷失在自己创造的生态神话之中”。

    奇视点:那么,按您的判断,乐视的资金链问题是不可避免的,是吗?

    萧萧:乐视需求的生态目标中的众多环节是“重资本”的,其扩张过程具有“外张特性”、且缺乏“节制力”。这样的结构,不是资金链能否持续的问题。

    假设,乐视一直有足够的钱去烧生态。那么最终的乐视会有多大呢?没有答案。这种没有边界的生态,必然带来的一个问题是“剧烈增加的、管理和治理能力下的内耗”。这种变化,会使得“盈利这个企业的基本目标”,不是随着生态扩展而越来越近,而是变得更远。

    一个不能盈利的企业,它必然没有未来。即便外部不给他断血。内部也会最终演变出分裂。或者说,“乐视不是真的生态主义——生态主义是明白合作与共享的边界领地者;它是一个披着生态外衣的帝国主义——帝国总是成于守,败于张”。

    奇视点:无论此前的战略如何,现在乐视已经明确了边界——这就是确保上市系的稳定和价值。在这一理论下,乐视最要紧的工作是什么呢?

    萧萧:重拾信心——不仅自己的团队要重拾信心,也要让自己的伙伴和外界重拾信心。

    而导致乐视系信心和信用问题出现的导火索和症结就是“供应链欠款”。解决供应链欠款,是解决乐视生态信用问题的关键,是让市场对其重拾信心的关键,也是重新让乐视的体系运转起来的关键——此前不是出现过乐视彩电代工厂危机吗?

    奇视点:但是,乐视现在缺钱啊。如何解决这个供应链欠款问题呢?

    萧萧:其实,乐视现在需要很好的回归“创业者”思维。即一方面强调资金的高效利用,另一方面去找新的资金。

    对于前者,比如房地产、土地,这些都不应该是创业者公司所持有或者投资的标的。乐视系应该大量对固定存量资产变现,并以此弥补供应链和关联交易中的窟窿。

    对于后者,寻找新的资金方面,乐视要拿出崭新的“商业模式愿景”——投资人是来看你的理想、理念、路线图的:即是来看画饼能力的。乐视此前的饼已经不能看了,现在需要新的整体的宏观的经营框架和商业模式框架。这个顶层设计目前还没有真正完成。

    2017年将是乐视的“脱胎换骨”之年。脱胎换骨未必就能生存下去,但是不脱胎换骨绝不能生存下去。脱胎换骨也会意味着“伤筋动骨”。所以,市场需要给乐视时间;乐视需要还市场以信心。这信心的起点就是“旧账要算完”。

    奇视点:您对乐视未来还是比较乐观的吗?

    萧萧:谈不上乐观。因为乐视的问题很大。但是,绝不悲观,因为乐视的框架还在,乐视自身也处于一个朝阳产业之中。一个企业“绝处新生”的案例也不鲜见。乐视需要的是新的战略和重拾信心。

奇视点

站在不一样的角度

我们如何剖析同一个问题
快速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一下
发表评论
广告联系:010-82830253 | 010-82755685 手机版:m.pjtime.com官方微博:weibo.com/pjtime官方微信:pjtime
Copyright (C) 2007 by PjTime.com,投影时代网 版权所有 关于投影时代 | 联系我们 | 欢迎来稿 | 网站地图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