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信息化新风向:PPP模式来了

萧萧 2017-11-02

    10月18日,长虹与陕西省乾县教育局签订总额2.8亿元的《乾县教育均衡发展“双高双普”教育信息化和部室配套PPP项目合同》。乾县以PPP的模式推进教育信息化和部室配套建设,开启陕西省乃至全国,政府采购教育公共服务先河。这标志着,国内教育信息化采购正在从传统的“即时财政”付款,向“PPP”模式转型。

教育信息化新风向:PPP模式来了

    PPP模式,让政府的收益与成本曲线一致

    “投资是一次性的,收益却要慢慢实现。这对于主要依靠税收作为财政手段的地方政府而言是一个大问题”。在教育行业,这个问题也非常显著。

    十二五以来,国家大力推动教育信息化建设,财政支出金费逐年增加,并稳定在3万亿和4%GDP占比大关之上。但是,对于教育基础信息工程而言,财力的有限性依然捉襟见肘。从发达城市地区看,土地财政虽然被认为“寅吃卯粮”,却也能及时弥补短期大量基础投入的资金缺口问题。

    但是,对于大多数中西部地区、县域财政主体,税收作为最基本的财务来源,具有增长的线性特征。而具体的基础工程建设的投入,却是一次性的。二者之间投资集中、财力分散、收益期漫长的矛盾,成为制约性的因素。尤其是在信息化教育建设上,这个问题格外突出。

    一方面,信息化建设的目的是“教学质量和教育资源公平”。决策部门不可能让先进校和落后校的“建设时期”相差太远。另一方面,新兴信息化教学手段,首要突出网络化教学资源体系的意义——只是有限建设部分教学点,投入难以发挥效益。新兴的信息化教学,要求一次投入必须“成网”,必须达到一定规模、软硬件匹配,才能实现“预期效果”。

    教学信息化的这些特殊性,使得地方政府在采购上的“一次投资压力”变得更为突出。而PPP模式恰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

    社会资本对教育信息化的参与,可以解决教育信息化系统建设一次性投资的问题,亦可以很好的解决“成网、兼容、互操作和共享”的系统性要求、同时也有利于政府获得长期可靠的产品系统与后期维护。从企业和社会资本角度看,PPP教育信息化的后续资金偿付来自于固定的、且在财政拨款中非常重要的教育金费,是一个非常稳定的“现金流”项目。推出这样的项目,也有利于解决教育信息化企业面临的“投资无门”问题。

    总之,PPP的教育信息化建设模式,是一个双赢的选择,也是一个符合教育信息化科技发展规律的选择,它为国内教育教学产业的发展、教育公平的推进和教育水平的提升,又提供了一条康庄大道。

    从“教具”到教学信息化服务的升级

    对于教育信息化行业的PPP项目而言,真正的内涵变革不仅仅是“投资途径”的变化,更拥有着行业发展理念的变革。

    传统的教学多媒体和信息化过程,基本是“教育局采购设备、软件,分配给各个学校安装实施”。而具体的长期应用情况,则与上级政府部门、行政部门、和财政投资者“基本隔离”。对于教育主管部门而言,去具体监督每个学校的信息教学应用情况,时刻指导其业务进行,也是难以胜任的繁重工作。

    这就是教学信息化采购中,常被提起的“钱、物、用”的分离。这种分离过程导致信息化建设难以“真实的、扎实的落地”,很多系统总是浮在云端。无论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是“软件不匹配、内容不匹配、缺乏基层培训、还是采购的产品并不合用”,其真实原因无外乎“节点化运作、缺乏统筹”这一点。

    而通过ppp合作模式,教育信息化从简单的“项目采购”,变成了“长期的项目运营”。设备供应商也从“卖教具”,变成了“卖服务”。这个系统,一个区域化的联网体系,有了一个要负总责的总抓手——即PPP承包商;政府部门也有了更好的制约手段——即按年分期的付款模式。

    “政府一次性采购多年服务、分期付款,改善了政府财务状况,也使得政府有时间去评估系统自身的建设质量和效益。”这种转变,使得政府从采购产品变成了采购服务;企业从提供产品和解决方案,变成了提供服务和主动运营——权责更为分明,监督制约更为有效;教学信息化产品的提供者,也必须将更多的经历真正下沉到“让设备和系统用起来,发挥效益这个最终目标上来”。

    一定意义上,这是整个教学信息化产业“商业模式”的升级。PPP带来的财务和投资结构改变只是一个开端。新的商业模式,将更加有利于教学信息化“落地生根、开花结果”,有利于“提升系统采购的效率、应用效果、后期维护效率”。

    运营级的企业能力,考验教学信息化供应商

    将PPP模式看成一种崭新的“教育信息化”产业“商业模式”,这种判断不是一个“均衡市场”结论。新的行业发展,将是既有产业格局的颠覆,也是既有企业之间的一场淘汰战。

    一方面,从企业财务角度看,PPP的直接目的是让企业为政府“垫资”,进而获得一个长期持续的项目。即,此前的教学信息化和多媒体设备企业,只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买卖,现在则变成了某种“投资”。从产品销售,到业务投资,这种转变,不仅需要企业具有足够的财务实力、资本运作能力,也需要企业在管理水平上跃上新台阶。

    另一方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模式,教学信息化供应商,只对产品的交付状态负责。即能满足合同约定功能和性能即可。而PPP模式下,教学信息化供应商,会更多的变成服务商,他要对整个产品体系的生命周期负责、对实际的长期应用效能负责。简单讲,就是“活多了”。那些此前政府应该做的,却又没有能力做到的“促进多媒体和信息化设施应用落地”的工作,被准确的落实在了“服务商”身上,政府主管部门则更多承担监督和考核者角色。

    当然,在PPP项目中,教学信息化企业不仅是承担了更多的责任,也会有更多的收益。比如:

    首先,传统采购设备的模式下,单体市场过程,很难有2000万以上的大项目。教育信息化和多媒体设施采购的碎片化,一方面增加了企业间竞争成本,另一方面也不利于设备之间的互通与共享网络构建,同时也增加了政府的管理和事务成本。而PPP模式下的教育多媒体和信息化项目,亿元几乎会是起步单位——或者是说,PPP让教学多媒体和信息化市场进入“大单为主”的时代。

    第二,从ppp合作中,教学信息化和多媒体服务供应者,可以获得优良的长期业务。这有利于这些服务商在供给端的研发上,首先重视“真实的落地体验效果”,而不是“最求热点的嚼头”;同时,也可以促进业内企业从“产品层”,向“标准层”和“金融级”运营的升级。结合大单的普及化,有利于在行内形成真正的产业龙头,整体上提升整个国内教育信息化和多媒体服务者的“战略水平”。

    第三,PPP类的教学信息化和多媒体系统项目,多数以长期服务运营为核心要求。这必然促进其供应者,在产品长期价值上多做文章,进而开创出内容化的新产业增长极。PPP模式,在教学信息化过程中,等于引入一个总承包者,形成一个中心,有利于打通各种设备、服务、技术、软件和内容的互通命门,促进整个产业的发展和尽快形成有效、高效的应用落地。

    第四,PPP教学信息化的运营和服务性质,让供应商需要、亦能够长期直接接触一线教师和学生。这对于企业的产品开发、发现崭新的教育需求市场,尤其是进入家庭教学设备与产品市场提供了一个“用户群和引流源”。

    总之,PPP时代,教学信息化将是截然不同的市场。对企业能力、实力、理想都会形成考验,也会给行业企业带来崭新机遇。

    没有学校的“教育巨头”时代

    有这样一家企业:它提供学校教学设备、内容、软件和一对一的智能教学服务;他也提供家庭和社会化的教学与学习辅助产品、内容、软件与服务;甚至他去组织社交化的学习社团、虚拟的网路学习空间,以及创意学习与知识开发项目……但是,这个企业她没有“任何一所学校”。

    这是对未来教育服务商的一种描述。一种依托于公共教育资源,并为政府、社会和个人提供差异化教学服务的企业模式。这种企业模式,是不是与现在的教学信息化集成商、教育投影机或者白板企业完全不同,也与各种培训机构和教辅内容企业完全不同呢?

    事实上,在PPP教学服务时代,真正的巨头就应该是这样:无论是否涉足具体的产品,她都是一个平台、一个生态,一个“空间提供者”,一个连接各种资源的纽带。这样的教育企业和品牌才称得上信息时代、共享经济、云端的王者。

    长虹和乾县的一纸协议的项目,不仅仅是教育采购PPP模式的开端,也很可能是一种教学商业模式的创新,是未来很多教育巨头诞生的起点。

分享到:
大家在说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3D技术助力珠海金湾区教育信息化3D技术助力珠海金湾区教育信息化作者:pjtime资讯组  17-10-16
三千亿的教育信息化风口在哪里?三千亿的教育信息化风口在哪里?作者:pjtime资讯组  17-10-16
希沃助力国家教育信息化规范化建设希沃助力国家教育信息化规范化建设作者:pjtime资讯组  17-09-11
普通版 | 触屏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