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教育时代:企业要有C2B平台思维

萧萧 2017-11-22

    10月,长虹与陕西省乾县教育局签订总额2.8亿元的《乾县教育均衡发展“双高双普”教育信息化和部室配套PPP项目合同》。这次合作,作为国内第一个教育信息化“服务化”采购案例,标志着智慧教育时代,教育相关产业崭新的“商业形态”的探索。

智慧教育时代:企业要有C2B平台思维

    智慧教育,信息化时代促使客户需求“升级”

    传统教学“设备和设施”采购市场,是典型的“一锤子买卖”:即,政府部门组织项目需求论证、然后招投标,购买产品和安装调试服务,销售商交付产品后基本“万事大吉”。

    这种传统的教育采购模式,非常适应以“硬件”为核心元素的教学方法升级。但是,一旦教学过程进入信息化时代、智慧化时期,“硬件”产品的核心价值开始“下降”,软件、内容、信息的价值开始提升,应用服务的长周期,使得传统的“采购模式”不在适应新时期的教学实践。

    例如,智慧教育中会有如下场景:某教师A擅长古诗文教学,对中国古典诗词比较有研究;另一位语文教师B则对外国文化更有研究,其擅长教材中外国文学课程的讲解。在传统教育模式下,一个学生不是在A的班级,就是在B的班级,这样就限制了“资源配置的有效性”。智慧教育中,通过录播系统,学生可以在课后自主选择“复习A还是B的课堂讲授”过程。

    这个案例中,涉及的信息就是“录播内容”,应用则是“课后点播”,实现途径要依赖于“互联网技术、云存储技术、个人学习终端、必备的软件”等。一个良好的信息化教育系统,应该能满足这种非常基本的功能。

    但是,在满足这个功能应用的时候,教学设备供应商的客户不再是简单的“政府采购单位”,而是要具体到某一个老师和“学生”;其产品服务的范围也再是简单的教室,而是跨出校园、进入整个互联网能覆盖的虚拟与现实空间。对其产品系统存在的“需求指标”,亦不再是简单的“硬件参数可以定义的”,而是随着动态应用而不断变化和升级的。

    类似的情景中,教学信息化设备的提供者与采购者的关系,从B2B的标准模式,变成了C2B的“行为化过程”。——教学信息化和智慧化的产业服务,不再是提供一些设备就完成任务,而是要构建一个开放的、具有扩张性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学生和老师可以自由的“配置资源”。

    智慧教学,从“一对N”到“N对一”的过程

    思考信息时代、智慧教学,教育设备提供者如何构建新商业模式,必须了解“智慧教学”到底和传统教育有哪些不同。

    标准的学校教学模式是一个老师一个科目一个班级,构成长达一年的固定教学体。且虽然有所谓的“择校热”、“借读生”,但是实践中,学生依然无法选择老师。而教师的教学能力、教学特点总不是“尽善尽美”;一个班的学生水平和特点也是差异巨大。这就导致,传统模式下定有学生适应这个班级,另有学生不适应这个班级——对于后者则是“一耽误就是一年”。

    这个现象首先催生了家教市场、又产生了辅导班产业。这两者就是为了解决“一个学生如何得到更充分、更个性化、多样化”的差异教学的问题。但是即便如此,传统教育产业依然不能跳出“一个老师对多个学生这种1对N”的典型模式。

    而在智慧教学时代,教学过程、教室过程、教师讲解过程都可以“信息化、片段化、零碎化,并进行有效的网状再组合”。同时,学生可以通过信息化系统,按照自己的兴趣和特点,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内容——这种学习不仅可以一门学科有多个老师的讲解,甚至可以精细到一个知识点、一道习题都有多种讲解思路和方法来参考。

    后者显然是将学生从程式化的教学束缚中解放了出来,并使其处于学习选择的真正主动地位:最终实现N个老师对应一个学生。且在这种转变过程中,主要做的是信息调度和匹配,并不需要真正增加N个教师的开支。因此,业内人士也认为智慧教育比较传统教学模式,在效率上是几何级数的提升。

    从“一对N”到“N对一”的过程转变就是智慧教育的根本特点。这个特点的实质变化是“还学习者以根本的自主权”。后者决定了未来的智慧教育、信息教育场景中,服务提供商的商业模式必然具有“C2B”的特征,必然是以个体差异性为中心的“商业模式革命”。

    大数据模式,信息化教育的核心立足点

    今年暑期,浙江一些地区进行了“分层分科教学”试点。即按照学生的基础,实现更为针对性的教学内容和进度设计,解决优等生吃不饱、下等生咽不下的传统教学难题。这个实践尝试的核心意义,非常简单,即是增加教学过程的个体针对性。而实现这种精细操作,且确保操作过程准确有效的前提则是“科学的评估学生的现有水平”。这个评估过程就是教学大数据的典型应用。

    “分层分科的教学”实验,本质也是形成学校教学更多的“针对性”。上文提到智慧教学的相态过程是“N对1”的,但是这个N对1不是目的,而是手段,最终的目标是“一对一的教学针对性”。

    在这个转变过程中就涉及到如何知道学生需要什么样的“教师、内容、教辅、设备”等等的问题。固然学生的主观选择、家长的选择、教师的推荐是必要途径,但是这些高度依赖于个人行为的方式,未必具有最终准确的科学结果。另一个很好的方法是“大数据研究与匹配”:依靠对大量教学实践数据、学生学习过程经验,以及目标学生长期的学习数据的研究,给出最终“最合理的一对一解决方案”。

    所以,如果将教学采购的目标对准信息化,只有录播、只有更多的辅助内容是不够的——后者倒是会让学生在“题海”之外又增加了一个“教海”——海量信息创造价值的根本途径是有效的配给和选择。后者就是所谓的智慧化教学过程。

    而数据的产生和积累是需要时间过程的——这就决定了“一锤子”的设备交易模式,不能满足教学信息化的“需求”;同时,数据的存在和使用需要规模和专业性——这就决定了单个的教室、学校、甚至一个地区的教育机构,单个的家庭无力完成“教学智慧化”的升级与应用。

    那么谁来添补这个产业空白呢?教学信息化综合服务商即应运而生。即教学采购从“硬件设备为王”到“服务落地”的转变。长虹PPP教育项目的实践则为这种行业变革提供了可行的“商业模式”尝试范例。

    智慧教育时代,教育产业链大整合

    一个教育多媒体产品供应商,会不会去卖黑板?这个问题,如果是十年前提出,很多人都会觉得“开玩笑呢!”

    的确,黑板和教学多媒体设备之间“科技距离是天壤之别”。但是,从实践中看,教学多媒体不过是“白板中心”的硬件。电子白板和黑板是相同教学环节的相似信息承载设备——因此,现在的教学采购,更多的采购者要求“一体提供的解决方案”。即,教学采购从最开始的,一个设备一个设备的逐步来,已经变成一次性采购一个教室、甚至一个学校,以至于一个地区网络的“大方案化”方式。

    单一设备干不过解决方案,这是近年教学信息化背景下,教育采购的最大变革。这种变革使得此前平行存在的设备供应商,必须结成伙伴,产业链中亦诞生了专门提供“综合解决方案”的业务的从业者——后者所采用的软硬件产品未必是“自家制造”。在这种变革下,教学采购的供给市场,已经成为被“综合解决方案”提纲挈领的“倒树形结构”。

    而对于未来智慧教学,包括软件、硬件、内容、维护、长期计算力和存储力服务等在内,一个解决方案所包容的内容将会更为广泛。这样的市场变化必然促使“解决方案商”升级为“平台服务和运营商”。

    后者不是说传统的教学硬件企业,例如录播、白板、投影机、PC企业会消失。而是这些专注产品的企业和品牌,不在与“采购者直接联系”,而是通过“综合运营和服务者”获得“间接订单”。教育信息化的综合服务和运营者,则成为“一种新兴的教育产业巨头”。

    对于这种产业链的变革和整合过程会引起多大的“商业地震”,可以如下描述:即便抛开未来社会教育自身的成长,只考虑目前的学校教育、培训、家教市场,这也将是是一个万亿级的产业。而且,考虑到中国人口众多,素有重视教育的传统、国家资源投入巨大、全国拥有接近统一的教育发展纲领和体系,这种“教育信息综合服务商”的个头之大可能是“国家级、世界性”的。

    以上这个巨大的“巨头化产业理想”,与今天教育采购中存在的众多本地供应商、数百个不同品牌的硬件、软件和内容企业形成了鲜明差异——这个差异就类似于淘宝诞生之前的零售市场,与今天淘宝、JD等在零售行业的“支配”地位的差别。

    20年前,淘宝提出电商平台理念的时候,很少有人意识到一个划时代性革命的开始;今天长虹PPP教育项目的落地,又有多少有人意识到,这背后可能蕴藏着的巨大能量呢?机遇垂青有准备者,但是你的先发现机遇——智慧教育、信息时代的教育平台化、服务化、运营化,可能就是这样一个巨大机遇。

分享到:
大家在说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如何选择舒适的课堂显示设备?如何选择舒适的课堂显示设备?作者:pjtime资讯组  17-11-09
华望技术即将亮相2017国际智慧教育展作者:pjtime资讯组  17-11-16
艾威康即将亮相中国国际智慧教育展艾威康即将亮相中国国际智慧教育展作者:pjtime资讯组  17-11-16
金秋十月丰收季,天仕博人创辉煌金秋十月丰收季,天仕博人创辉煌作者:pjtime资讯组  17-11-06
普通版 | 触屏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