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AI智慧时代,大屏产业发起新革命

萧萧 2017-12-06

    11月份中旬,科技部宣布成立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推进办公室,并公布首批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名单。涉及百度自动驾驶、阿里城市大脑、腾讯医疗影像、科大讯飞智能语音,四个首批国际人工智能创新平台正式公布。12月份,乌镇全球互联网大会再次锁定AI这个核心主题。

    以智慧技术为导向,人工智能产业正在成为“信息革命”的核心热点。这必然影响到大屏视听产业的发展格局。例如,阿里系主导的城市大脑平台,在大屏产业又叫做智慧城市系统;腾讯医疗影像平台,更是直接与多媒体识别技术相关联,是可视化大屏行业典型应用之一。

迎接AI智慧时代,大屏产业发起新革命

    然而,与国家四大人工智能创新平台的“巨头”格局比较,大屏视听产业具有“市场主体个头小”、“市场分布分散”的特点。这与智慧时代、人工智能技术强调的“高度平台化”、“深度科技创新”、“应用体系化和网络化”、“运营主体巨头化”的需求形成了巨大反差。

    面对智慧AI时代新需求,大屏产业准备“有限”

    国家为何要设立“人工智能创新平台”国家“项目”呢?这不仅仅是因为,人工智能是下一个巨大的新兴产业的风口、是国际经济竞争的新“智制”高点、是关系国家综合安全的新兴技术领域,更是因为人工智能应用具有“分散”和“集中”的双重特征。

    以城市大脑(智慧城市)为例,其视频监控信息的来源一定是分散的——一个个探头;这些探头的业主也是分散的——包括交管、公安、企业、居民家庭、内部系统;这些探头背后的硬件支撑系统也是分散的——包括多种存储技术和存储设备的空间存在、不同的联网状态、不同的数据服务和运营主体……

    这还仅仅是分析“视频探头”这一个典型传感器应用,如果在结合更多的公共和私人部门产生的“影响公共空间的城市型数据”,那么可以看到,城市大脑首先面对的是一堆“天然分散”的数据源。但是,智慧城市建设的手段和过程却是“集中化”——警察追踪罪犯,不可能依赖一个系统、一个传感器,他的工作一定是在一个复杂的区域信息数据网络上实现。传统的方法是一个个的探头调录像,然后肉眼识别。这种方式的即时性非常差、工作负荷非常高、且容易产生疲劳原因的内容遗漏。

    而智慧城市、城市大脑,就是要解决“海量数据”与“个体的应用结论”之间的“劳动效率”匹配问题。其解决该问题的手段,必然是通过数据信息的集中处理。

    如果对人工智能在城市大脑应用的“分散”与“集中”的认识,只是到此为止,那么还没有揭示这个系统的本质。实际上,更大的分散不是源于“数据的起始”,而是源于“应用结论”的需求者——这些需求者可能是政府的任何单位、必要的社会法人组织,以及一个偶然的普通公民。对于后者,比如失物的寻找——对于传统的安防视频信息应用模式,一个小的失物搜寻,难以承受巨大的数据调度成本——如果这项工作由计算机自主完成,其效率会是千万倍的提升。

    所以,两头分散、中间集中,这是任何智慧系统应用的特征。这个集中的部分,也是今天产业创新的关键、技术突破的核心,更是大屏产业的用武之地。

    再来看看大屏产业的传统格局:大屏产业的发展直接受到“探头分散性”的影响。传统的应用模式是“一个业务需求一个大屏中心”、“一个部门系统一个大屏中心”。所以,出现了一些大屏企业擅长煤炭行业,另一些大屏企业擅长轨道交通,一个大屏企业在华北市场影响巨大,另一个企业主力销量来自于华南市场,一个企业在DLP拼接技术上非常强悍,另一个企业则主要依靠液晶拼接闯荡市场……

    对此,业内用行业发展的“多重不平衡”来形容。包括区域市场不平衡、竞争技术不平衡、企业个头不平衡、应用层次不平衡等等。这些行业特点与智慧时代,信息系统高效应用的“大脑集中”的需求形成了不小的矛盾。

    比如,由于市场缺乏真正的巨头,所以产品标准化成为问题。订制化的应用,看似最符合每一个最末梢采购者的需求,却在系统大规模联网、数据大规模空间和时间迁移时代,成为一种障碍。在例如,从实力角度看,新的智慧创新、大型可视化网络系统,需要企业具有“更强大”的业务支撑能力、多样性的系统实现技术,需要企业从软件到硬件、从显示到通讯的“强大深度集成与创新”能力。

    同时,从产业远景看,中国市场是全球最大的独立大屏视听市场。也是技术更迭、创新发展最快速和繁荣的市场。这样的市场本应该诞生具有世界影响力的行业领袖——中国份额第一的品牌,自然就应该在全球市场举足轻重。但是,现实却是大屏视听行业诸多领域,本土企业缺乏国际话语权、产业关键进步还处于跟随国际巨头的阶段。究其原因则是,“分散化”的市场业务和“不平衡”的产业构成,让业内企业缺乏“长期创新、基础技术跟踪和战略规划”三种能力。

    总之,国内大屏行业的现状无法应对未来智慧时代大屏视听产业的“应用模式”变化。这对于大屏视听行业而言这是一个巨大挑战,同时也意味着一个创造产业巨头的时代即将来临。机遇与挑战并存,未来属于“勇敢且又智慧”的人。

    巨头时代如何来临,智慧需求“提纲挈领”

    摆在大屏视听产业面前的首要命题是什么?即如何与国家人工智能创新平台合作与对接。或者说,国家人工智能创新平台如何在具体项目上实现与各种硬件资源的“有机协同”。

    这里面涉及的基本逻辑关系是:业主、平台、用户、供应商四者的商业关系。与传统大屏产业的商业模式“供应商”对标“业主即是用户”的甲方乙方关系已经大为不同。四方关系,意味着可以创造出多种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

    例如,运营化的系统体系——用户把几乎所有具体实现事项外包给平台,平台负责建设、开发,用户则租赁服务。再例如,业主保留系统的所有权,但是建设过程全全委托给供应商,供应商负责与应用平台技术的对接,业主为平台和供应商付费,并向用户收取费用。甚至也可以供应商拥有系统所有权,向平台技术提供者支付一定费用,并维护整个系统运行,用户定期提供必要的服务费用。

    总之,智慧时代的大屏视听可以不是“简单建设交付”的甲乙方关系,建设交付的对象也不一定是用户或者最终业务业主。大屏视听工程可以创生更多新的商业模式。但是,无论是哪种商业模式中,大屏视听企业都必须融入“平台生态”。而平台自身的大规模、巨头体量,导致这是一个天然具有垄断性质的环节。与垄断化的平台进行长期商业合作,一定会促进大屏视听产业领头羊业务的规模化、市场份额的集中化。

    另一方面,智慧化时代的“业务模式”,也会对用户提出相应的挑战。如果只是建设一两个路口的监控系统,这比投资可以顺利在政府或者企业、园区的预算上获得批准。但是,如果要一次性升级一个较大的,乃至一个城市、一个地区范围的网络,很多“传统业主”则难以承受一次性支付的巨额成本。

    这种行业发展特性,实际上是提出了一个公共智慧平台建设中的“融资问题”。典型的情况是,政府的收入以税收为主,具有“细水慢流”的特性。大型智慧系统的建设则具有“必须一次性形成规模,才能投入应用发挥效益”的特性。二者之间形成了“收入和支出”的时空错配。

    传统的解决方案是,通过城投集团,以政府信用背书,获得银行贷款融资。这种模式显然增加了政府这个“最需要稳定”的市场主体的“风险”,同时也增加了资金的“获得成本”。而未来更为标准化的模式则是“PPP”。即政府以承诺的偿还能力和标准化的税收收入为基础,通过项目自身与“社会资本”合作,实现基础信息系统的建设。

    对于PPP模式的好处,不言而喻——不仅提升了政府的财务水平,也加快了项目的落地。但是,这种模式也具有坏处,其中重要的一点是“需要承建者具有融资能力”。在大屏视听产业,具有围第三方融资能力的企业并不多,开展PPP业务的企业、实现融资化经营的更是寥寥无几——然而,这又是智慧时代,面对“大型项目集中化”趋势,大屏视听产业商业模式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因此,在智慧时代,大屏视听产业至少从“商业模式和伙伴关系”方面具有趋向巨头化的趋势;在“融资”方式、项目运作过程上具有“金融化”,进而巨头化的产业趋势。除此之外,在“产业经验复制”上,大屏视听行业也具有“巨头化”的趋势。

    什么是“产业经验”的复制呢?一方面是国内项目的复制过程,例如A城市的某一个智慧应用被推广到B城市。B城市作为业主,首位的合作对象选择一定是A城市项目的建设者——尤其是当这个项目的个头更大、技术性更强、创新性更突出的时候,这种“产业经验复制”就会越为明显。

    另一方面,国内大屏视听产业的实践,特别是市场集中化、巨头化之后,必然形成连锁效益——例如,其应用模式、技术规范的行业标准化会增强;更强的经济和产业实力,也会使得这些企业对于国际化、抢占全球市场更有兴趣和实力;跟随人工智能国家平台的成长步伐,这些视听大屏企业也将获得“搭车出海”的机会……这一系列国际化的“产业经验复制”,将创生一批本土的国际巨头。

    “大树底下好乘凉”——这句话适合于智慧时代的大屏视听产业和信息化应用;同时,“大树底下不长草”——这句话也适合智慧时代的大屏视听产业和信息化应用。——智慧时代,智慧大屏的到来,是机遇也是挑战。哪一家企业将从中脱颖而出,成为行业巨头、乃至国际巨头,将是未来三到五年,大屏产业一场波澜壮阔的大革命!

分享到:
大家在说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当LANBO遇上科技 教育遇上平板投影当LANBO遇上科技 教育遇上平板投影作者:pjtime资讯组  17-11-27
维冠视界安防系列解决方案亮相安博会维冠视界安防系列解决方案亮相安博会作者:pjtime资讯组  17-11-03
东方网力展云栖 共画AI新世界东方网力展云栖 共画AI新世界作者:pjtime资讯组  17-10-12
普通版 | 触屏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