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还是成长?乡村教育迎来信息变革之后

邓拓 2020-10-28

    早上6点半,天刚蒙蒙亮,一群操着西北口音的小朋友三三两两汇聚成一支小小的队伍,整齐有序地在学校行进。

    为什么这么早?校长刘小龙道出了其中原因,“父母6点钟便早早下地干活,孩子在家没人管。”

    静宁县地处甘肃省东部,毗邻宁夏自治区,属于黄土高原丘陵沟壑区,四面环山的地形,造就独特气候的同时,也让这里相对闭塞。乡镇之间往往通过蜿蜒曲折的公路相连,从县城到新店中心小学所在地,就需要近一小时车程。

    在这里,家长、学生、老师每个角色都有着迥异于城市的情况,家长忙于农活无暇照顾孩子,孩子寻求改变但没有好老师,老师希冀成长但没有机会,改变在交织的无奈中剧烈发生,这些坚守在中国教育“最后一公里”的老师们无法改变命运,只能硬着头皮去迎接新旧变革的阵痛。

    2020希沃公益行-乡村教师群像纪实

    1 离开与坚守

    新店中心小学门口的文化墙上,整齐地贴着15位老师的照片及其简介。“这是去年的师资情况,现在还是15位老师,但有些人走了,有些人进来。”看着文化墙,刘小龙很是自信,“193个学生,15位专职教师”,师生比例1:13。无论师资、校舍面积,这里都处于符合标准的状态。

    1988年出生的刘小龙,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不笑时总是微微皱眉,有点严肃,笑起来一口大白牙。从教8年来,他教授过语文、数学、品德、科学等科目,算是把小学阶段的所有科目都“玩”遍了。

新店中心小学校长刘小龙

    至今都被人津津乐道的是,曾经新店小学收到了一批捐赠的古筝,却没有专职的音乐老师教学,刘小龙思来想去,实在舍不得浪费这批乐器,干脆自学基本功给孩子们上课。经过几年的坚守和付出,刘小龙成为了甘肃省静宁县新店中心小学的校长。

    做了校长,刘小龙“感觉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因为他和他的团队必须要面对一个不可回避的困境。

    “这里(家里)有能力的学生,都会转到城里去,不光是学生,乡村老师也都想考到城里,所以进城的现象比较严重。”新店中心小学老师杨佳宁说,“对于我个人和我的孩子来讲,我有能力也想尽快去城里,这样小孩就可以在城里上学。”作为一个母亲,为孩子的未来打算是再寻常不过的。

    所谓的能力可以这样理解:比如把科学课带到全县前8名的时候,会发给老师标兵奖,更好的话能发县级优秀奖,这些奖都会加分,个人积分多了就可以考城里的教师岗位。有能力的好老师希望生活变得更好,离开也变得顺理成章。

    通过个人努力和团队的支持,杨佳宁成了有能力离开的人,不过在取舍面前,她却选择了坚守,留在这个山沟沟里的乡村小学。她虽然要为自己的孩子的未来考虑,却也舍不得班里更多的孩子。

    每一个孩子,都有一颗渴望知识的心

    不过在乡村小学,能像杨佳宁一样留下来的老师并不多,摆在刘小龙面前的问题仍然迫切,他急需一个抓手,把这些优秀的老师彻底留下来。

    努力弥补城乡教育差距、赋予老师们成长的机会似乎就是这个抓手。

    希沃公益行支教老师及相关电教化设备的到来,为刘小龙带来了希望——希沃公益行从2016年开始,连续五年,向各地乡村学校输送了信息化教学设备,并通过志愿老师同步向乡村教师输送教学培训,盘活边远地区学校的信息化教育。

    志愿老师培训的过程中,乡村教师也会上台亲自体验

    经过系统的学习培训,一段时间后老师们发现,“原来多媒体可以弥补自己知识上的缺陷,好多讲解不清楚的抽象内容,可以通过这些设备展示出来。”

    在刘小龙的带领下,新店中心小学的老师,开始通过希沃交互智能平板进行课程创新。“在课堂上放出一些新事物,配合老师的牵引,孩子会有意识主动地学习,认知要比以前多得多,”这种改变在孩子身上更为深刻,“孩子的自主意识也越来越好,也养成了更好的学习习惯。”在刘小龙眼中,孩子身上的主动性和自主意识也为教师带来了更好的改变,“学生主动问老师问题时,老师的价值得到体现,也给老师的成长提供动力。”

    尤其在疫情期间,基于希沃云课堂的网课同城市教育别无二致,老师们能清晰感受到差距的逐渐缩小,离开和留下终于成为两个对等的选择。

    2  碰撞与改变

    留下老师的校长们也只能稍稍喘一口气,旧事物遇到新事物,碰撞在所难免。

    “刚开始是强制性推动,因为有惰性,每一个人都习惯自己的模式,老师们都有或多或少的抵触情绪。”刘小龙说,“新设备的进入,让老师开始寻找在课堂中的角色,怎样让学生成为课堂的主人,如何去凸显学生的主体地位,在理念上带来了很大的冲击。”

    “老师会产生一种疑问,以前的教学方法是不是错的?是不是非要学会这样的东西才能教好学生?”则洛小学副校长阿胜子曲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他们需要一个过程,来接受这些新的东西。”

    除了老师自身接受能力的因素导致电教化设备应用能力不足之外,还有一个让人无奈但又不得不面对的现实:电教化设备十分昂贵,损坏后无法自行修理,导致一些学校干脆将这些捐赠过来的设备锁起来,这样却在客观上断绝了孩子们探索外界的可能性。

    “我们正在面临传统教育模式同现代教育模式碰撞的窗口期,社会和学生都在要求我们必须从前者过渡到后者,跨越临界点,拥抱不断变化的世界,”阿胜子曲认为,“改变是必须的。”

    这种必须的改变来自孩子们对更多知识的渴求,也来自老师们对自己成长的要求。诚然这些设备学起来有难度,但对于新店小学的60后老师李部帅来说,尽管自己已经年过半百,也还是能感受到改变的迫切性,从新设备进入校园的第一天起,他就勉励自己要向年轻人学习,跟上时代的步伐。

    新店小学李部帅老师

    在李部帅的一节语文课上,他要给孩子们讲授《曹冲称象》,这里最大的障碍在于,生活在西北黄土高原生活的孩子们,很多都没有离开过县城,更没有见过真实的大象,因此也就不能理解给大象称重的困难。

    在信息化电教设备的大屏幕上,孩子们不仅能通过视频、图片了解大象,更对“等量替换法”、“沉浮原理”这些生疏的概念有了直观的认知和理解,以往的困难也迎刃而解。与此同时,阅读发音的功能,也让这位地方乡音很重的语文老师,有了与自己优秀板书相匹配的朗诵,矫正孩子的阅读发音较之以往变得更加容易。

    让李部帅老师感到耳目一新的还有,当两个学生在屏幕前同时答题,实时计分能激发学生的胜负欲,结束后还可以抽取鼓励评语,这大大提高了课堂的互动率,学生不再单纯地聆听,而是主动思考自己怎样才能学得更好,赢下这场小比赛。

    两个学生正在屏幕前比赛答题

    这便是希沃电教化设备的魅力,也是在其基础上营造的希沃互动课堂所具有的独特优势。

    “最初始的想法是站在老师的角度,去设计一款备授课软件,在真正意义上提升备授课效率”,希沃白板产品经理黄柏林表示,希沃在电教化设备的开发上进行了很多赋能,从课件云端化到课堂生成性教学,再到课堂活动、思维导图、星球、汉字拼音卡等一系列工具,一切都为课堂服务。

    这样的设计既提高了课堂效果,也减轻了“乡村全能老师”的压力,每一个科目的工作量都有所减少,这些同时兼着好几门课的老师有了更充足的时间来准备更好的课。“至少是40%吧,”谈及这个话题,李部帅笑着伸出了四只手指。

    对于积极拥抱新事物的老师,作为校长的刘小龙很欣慰,“胸中要有天空,脚下踩稳土地,我们要走出原来的世界”。

    3 此处与远方

    “以前孩子们不知道海南岛什么样子,现在就可以直接展示三亚风景到底有多优美”,则洛小学校长陈其华认为,不同于过往“一支粉笔、一本书、一堂课”的模式,当今课堂教学在获得信息化电教设备加持后,知识展示更为直观。

    在国家日益重视教育基础设施建设的今天,偏远山区、贫困地区的中小学都在逐步推广信息化教学,一批又一批来自政府采购或社会捐赠的电教设备进入了校园。

    但帮助孩子们眺望远方的电教化设备在每一处都有着“此处”难以厘清的问题。独木难成林,老师个体的能力毕竟有限,能不能让新鲜的空气进来得再快一点?

    对于青海省海南州同德第二民族中学的历史老师万玛吉来说,最大的障碍是如何用普通话授课。“历史课程中有大量的人物、地点等名词需要记忆,有些甚至无法简单用藏语直接翻译。”

    同德第二民族中学万玛吉老师

    同德县,地处青藏高原东北部,藏族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高达 92.6%。“藏语作为藏族地区学生的母语,在日常教学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很多孩子小学阶段是藏语教学,”面对一些连普通话都无法熟练使用的初中一年级学生,万玛吉需要与他们一同成长,逐步将藏语授课改为普通话授课。

    这并不是藏族地区特有的问题,身处凉山彝族自治州的阿胜子曲也有相同的感受,“孩子离开学校,回到家都说彝语,在这样的语言环境里,普通话确实是孩子们很难理解的东西。”语言关是当地孩子眺望远方的第一大关。

    好在,如今问题已经有了解决方案。

    与则洛小学一县之隔的四开中心小学一年级教室外,教导主任林德芬正隔着窗户,焦急地等待工作人员调试设备。

    即便一直以来接受过各界的帮扶,这座拥有近3000名学生的学校,依然在连日阴雨中电压不稳,一上午的时间,已经引发两次停电。

    上课前最后十分钟,在希沃公益行志愿老师的帮助下,网络状态恢复正常,希沃交互智能录播调试完毕,一场学生期待的语文互动课如期开讲。

    在教室里,录播设备的几个摄像头对着端坐在座位上的孩子们,敏感地捕捉课堂上实时变化的“主角”。屏幕上,一位来自四川省教育科学研究院附属小学的老师,正用标准的普通话教这群彝族孩子学汉语拼音。远隔崇山峻岭的老师和学生通过摄像头在视频的两端碰面,并且实现没有隔阂的课上互动。

    跟随着屏幕里的老师,四开乡中心小学的孩子比出了a的形状

    这一刻,林德芬心中的大石头也终于落地。“一些老师普通话不标准,学生的汉语拼音发音受到影响。”在她看来,学生的发音是未来学习的基础,对于学生走出大山至关重要。

    同样的情况也在贵州毕节团结小学的教室里上演。

    “黎明的那道光,会越过黑暗,打破一切恐惧我能找到答案……”身穿红白色校服的孩子们,聚精会神地看着互动显示屏,并高声合唱。互动显示屏的另一端,广州荔湾区少年宫合唱团的李老师通过交互智能录播,同时为广州荔湾童声合唱团的孩子和山区的孩子进行专业音乐教学。

    团结小学和广州荔湾童声合唱团实时连线,同上一节课

    这场跨越千里的合唱远超学校老师的想象,“上课之前很多学生对音乐不感兴趣,老师业余讲课枯燥,导致他们厌学,但通过这次合唱团教学后,很多学生对音乐产生了浓厚兴趣。”谈起这次音乐课,贵州毕节的肖老师十分感慨。

    “我们国家大区域发展不均衡,这也是一个现实的差距,”关于教育均衡化问题,从佛山前往凉山挂职教育口的曹本华有更多的思考,“我们现在在布拖这边提出换道发展,以解决布拖教育不均衡问题。”

    这种“换道”的方法就是依托希沃等信息化电教平台,在全县推广“互联网+教育”,其中优势在于,彝族的孩子可以跟外面的孩子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甚至在与北京中关村学校的对接合作中,实现网上集体备课,讨论教学方法和理念。

    基于这样的平台,外部资源及时、同步地被引入到日常课堂教学中,使更为先进的教育理念循环到一所又一所山村小学,让老师的思维与全国各地的优质内容相互碰撞,带来了无限的可能。

    曹本华相信,“未来一定会拉近距离的。”

分享到:
大家在说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疫情为教育信息化赛道带来了机遇与挑战疫情为教育信息化赛道带来了机遇与挑战作者:pjtime资讯组  20-08-17
投影 | 智慧家庭 | 商显 | 信号处理 | 会议/监控